图片中心

新华网新疆频道首页>>图片中心>>高清大图

教育援疆篇丨育人是个良心活儿 衣带渐宽终不悔

作者: 来源: 人民网 日期: 2016-12-27  

上海援疆教师队伍在喀什大学前留影。

“我还记得,当初去到喀什是迫不及待的,连本该经停乌鲁木齐的航班都因大雾直接把我们送去了喀什。”上海援疆喀什大学教师工作队的任青老师回忆道,“我们当时打趣说‘这么难得的开端,这一年半载的援疆之路应当是顺顺当当的了’。”

这支援疆的教师工作队刚到喀什,来不及感受太多的风土人情,便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之中。当时,喀什大学还只是喀什师范学院,工作队的主要援疆任务之一便是完成帮助喀什师范申报升格为喀什大学。一所师范学院要升格成为综合性大学,学科设置便是基本的先决条件。诸如法律、教育、旅游等文科专业以及经济、统计、信息技术、环境科学之类的理科专业,喀什师范学院都亟需相关专业人才。

从无到有 “上海速度”促转型

喀什大学升格前没有工科院系。任青,这位上海理工大学的青年老师与另外一位援疆老师一起,肩负着筹建喀什师范学院土木工程系的任务,一年搭建一个工科大系,负担重,工作繁忙,完全是“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从大处落笔”,两位老师考虑,喀什在“一带一路”陆上丝绸之路中处于重要战略地位,面对未来的大建设,必将需要大量的土木工程人才。想要新系走得长远,不仅要着眼于当下“建系”这个重任,新系未来如何生机勃勃地“发展”是才是重中之重。

为了摸清当地企业的需求,任青觉得实地调研是最真实、有效的途径,谁料想实施起来却是困难重重。他只是一位普通的援疆老师而已,怎么去联系企业获得企业走访的机会便是迎面而来的第一个问题。任青与老师们商量后,便找到学院党委书记处,道出建系的诉求,书记立即亲自帮助联系企业。此举让任青很感动,也令他感受到了校领导对发展的迫切要求。“谁说新疆观念落后?我感受到他们对改革创新的渴望超过了很多沿海地区。”

建系方案、人才培养计划、实验室方案……经过老师们自己调研得到的结论也给建系指明更准确的方向。对于每份文件,任青都事必躬亲,递交至学校领导处,也迅速获得批复。就这样,土木工程系的建设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条不紊地推进着。

土木工程系的建设还得到了上海对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挥部的特拨资金。在这样的动力助推下,喀什师范学院土木工程系以“上海速度”建起来。2014年2月20日,援疆老师到岗;3月正式启动建设进程;3月27日,新疆自治区教育局下发通知,批准招生;4月5日,师资招聘开始,任青奔赴西北五省招兵买马;11月8日,土木工程系正式挂牌。而土木工程系的筹建工作也是其他学科建设的一个缩影。

段鸿,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党委副书记、副教授,是一位在喀大转型中起到举足轻重作用的援疆老师。在喀大,段鸿担任教务处副处长。教务处是学校主管教学工作的中枢部门,事务庞杂,任务最繁重,段鸿承担了大量重大任务。2014年下半年,学校启动由喀什师范学院到喀什大学的更名工作,需要准备大量材料,段鸿不分昼夜地查资料、起草文件。

2015年4月28日,喀什师范学院正式更名为喀什大学,成为南疆唯一一所综合性大学。大学顺利更名,教务处被学校评为更名突出贡献单位,段鸿被评为先进个人。

深耕教学 育人是个良心活儿

新专业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师资严重短缺,某些就业形势好的专业以百万年薪都无法招到老师。因此,援疆教师责无旁贷地成为撑起新专业教学的“顶梁柱”。

“来到喀什师范学院,我们最大的感受就是缺老师。”华东政法大学法律专业的老师谭金可说,“就拿法政系法律专业来说,14门核心课程仅有5个专职老师,而且1个休产假,1个参加博士生考试,实际能教课的便只剩下3个了。”

谭金可在参加援疆任务之前,是一位全职科研人员,不需要给学生上课。从“一位从没上过讲台拿粉笔的科研人员”到“两省两市中教授课程最多的支教老师”,谭金可用了多少个日夜去补足“功课”不得而知,但他最终赢得了当地师生的尊重与喜爱,所教课程三级评教皆为优秀。

“我当时有点纠结,一方面担心自己不能完全胜任,另一方面确实除了我便没有别人了,只得硬着头皮上。”谭金可服从系里教学安排,不仅为民族本科生和汉族本科生,还要应要求为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研究生分别开设了《国际经济法学》、《经济法学》、《劳动与社会保障法学》、《环境资源法学》、《司法考试技能》、《法制教育专题》等课程,基本每学期四门课,是两省两市支教老师所带课程最多的。

上海大学环境与化学工程学院副教授陆永生来到喀大时,环境科学与工程专业一个专业老师都没有,陆永生一个人要上五六门课。好在陆永生教了20多年的书,几乎每门课程都教过,所以“消防队员当得还不错”。面对民族学生的语言关,陆永生用简笔画把知识点转化成图表,民族学生的接受程度大幅提升。陆永生常对学生说,专业知识只是看世界的角度问题,学习方法才是一生受益的。他把自己擅长的思维导向图传授给学生,让他们知道,学会学习比学会知识更重要。

来自华东政法大学的85后年轻教师张海,面对学生们从没接触过“社工”的难题,带着学生去乡下调研并参与上海援疆前方指挥部的一些课题;把内地一些好的社工做法和案例,讲给学生听;不断强化学生的思维训练,达到“思想上的碰撞”。张海说:“无论哪里读书,只要方法对,都会有收获,只要老师愿意耐心地多教一点。”

来自上海工程大学的数理统计老师李宜阳,几乎每天都有大课。民族学生的名字不好记忆,李宜阳就通过轮流请学生吃食堂的方式,记住了每个学生的名字。他还经常研究出新的教学方法,让学生掌握教学重点;鼓励学生考研,用自己的科研经费给学生买考研书籍。看到新疆农村中学教育的基础差,他就经常鼓励师范学生学好知识,提高中学师资力量。他发自内心地希望援疆持续下去,就算回到上海,也可以远程、持久地帮助他们。

情系喀什 努力“造血”带队伍

对于援疆老师们来说,援疆不在于像“代课老师”似的多教几门课,解决一时的师资之缺,更重要的是立足当地学科建设、经济发展和人才培养需求,提高当地老师教学、科研、服务社会的能力。

“作为一名支教人员,单纯上好本专业课程,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在本校支教人员的使命更应该是促进东、西部的进一步交流,转变‘输血’到‘造血’的援教方式,为地区的学科建设和人才能力培养贡献力量。”上海海事大学的老师戴峰说,他积极和本院青年教师交流,帮助他们修改项目申请书。2015年下半年,系里新引进两名年轻教师,相互之间形成了负责课程听课交流联系,并为年轻老师提供教学材料,沟通课程教学经验,使其基本能接任后续教学工作。

谭金可虽然年轻,但科研经验丰富,承担了四个部级课题和十多个厅局级课题的研究。女老师胡娅比谭金可大1岁,来校六七年了,却还没有拿到一个课题,甚至已经放弃了课题的申报。谭金可和她结对后,鼓励她不要失去信心、积极申报课题。当胡娅老师将一个5000多字的方案拿出来时,谭金可发现她多次申报未果的原因——文章语言不够凝练、句子口语化等,这样的一篇文章几乎每一句都需要修改。谭金可不厌其烦地为胡娅老师解释问题所在,共同修正课题,总结课题申报的要点。最终,胡娅老师成功申请到了这个课题,她对其他老师说:“谭老师的到来,让我非常有信心。”

为了将上海的先进教学理念、方法传递到喀什大学,工作队老师积极与“大后方”联系,并获得大力支持。东华大学的老师贡献了许多宝贵课件;华东政法大学和上海工程技术大学与喀什大学达成研究生合作培养协议;上海第二工业大学为喀什大学培养青年干部;沪喀大学生创新创业中心也即将开通。

淦爱品,2014年2月进疆,担任喀什大学校长助理、上海援疆教师工作队领队兼党支部书记,致力于为喀什大学打造一支带不走的师资队伍。

自2014年6月开始,由淦爱品积极推动的“沪喀手拉手,成长心连心”活动启动了。74名援疆干部、教授、优秀大学生组成大手团队,一对一地结对喀什大学附属中学的维族学生,对他们进行“思想上引领、学业上帮助、生活上关心”的常态化帮扶活动。

“一朝进新疆,终生魂梦绕。”在采访中,记者感受到援疆教师的崇高理想和高尚情操。老教师说,“希望努力燃烧自己的第二个青春”,“希望退休前为国家做点事”,“老师不仅要教书育人,也要支援国家建设”。年轻教师说,“为了给上海增光添彩,责任在肩”,“看到东西部的差距之大,想切实地为他们的改变作出努力”……“援疆不是代表我一个人,它代表着我的后方学校,代表着上海,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战略。”作为知识的传播者、文化的创造者和灵魂的塑造者,喀什大学上海援疆教师工作队这样说。

 

一键分享: 编辑:周倩

精彩推荐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198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