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干部:“支教是我职业生涯的光辉一站”

作者: 何进 来源: 新疆日报 日期: 2016-12-27

今年,自治区启动南疆学前双语教育干部支教工作,来自自治区直属的115个单位及南疆四地州直属单位、各县市的3000位支教干部,怀揣公平教育的理想,前往南疆四地州偏远乡村,为那里的孩子带去知识和力量,也实现了新增10万幼儿入园的目标。

一个半月过去了,远方会有什么样的风景在等待着他们?支教生活会有什么样的经历?近日,本报记者走进喀什地区,采访了三位支教老师,把她们的支教故事带给读者。

“虽是不起眼的小事,却让我感到很温暖”

每天被55个孩子的笑脸包围着,只有快乐,不见烦恼!

12月20日上午,记者见到高艳霞时,这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正带着一帮6岁的孩子玩角色扮演游戏。可爱的售货员、娇憨的顾客、会卖萌的“电器”……课文《参观家用电器王国》被改编成了情景剧,教室里回荡着欢快的笑声。

高艳霞这位喀什地区纪检委的干部,被分配到喀什市乃则尔巴格镇中心幼儿园,成了这里唯一的汉族老师,她所教的大7班,有55名幼儿。要在55个嬉闹的孩子中辨识出不同的情绪变化,对老师是个考验。从事纪检工作4年,高艳霞淬炼出敏锐的观察力,这对她的教学大有裨益。

6岁的再努尔•库尔班在学校不爱说话,其他小朋友主动打招呼,却惹得小姑娘噘嘴哭成泪人儿。

“小姑娘没有身体不适,却整天闷闷不乐,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很少出现这种情况。”高艳霞寻思缘由。

放学时,她询问家长,才知道再努尔因为换了幼儿园,以前熟悉的小朋友不在身旁了。高艳霞想出办法,上课时邀请再努尔的妈妈参与节目,带动小姑娘的积极性。每次表演后,她会变戏法似的掏出糖果,或者在小姑娘额头上贴一朵小红花鼓励。

很快,再努尔失落的心情在小红花和糖果的攻势下瓦解。第三天来上学,小姑娘脸上已是乌云散尽笑容灿烂。她很快交到新朋友,快乐地融入了班级。

幼儿园里就高艳霞一个汉族支教老师,她的知名度很高。村民远远地见到她,会热情地打招呼。“老师在村里受人尊敬。走在回学校的路上,经常有摩托车或者马车在身边停下,一看是学生家长。他们坚持让我上车,送我到学校。虽是不起眼的小事,却让我感到很温暖。”高艳霞说。

“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爱学生”

“我的好妈妈,劳动了一天,多么辛苦呀……”12月20日下午,隔着学校院墙,欢快的儿歌已飞入记者耳中。范婕婷深情地领唱,仿佛自己两岁半的女儿此刻也在身边放声歌唱。

范婕婷是自治区妇联的一名干部。自治区在南疆实行学前三年免费双语教育,受惠于这项政策,她任教的喀什市乃则尔巴格镇尤喀克毛拉扎德村幼儿园适龄儿童从150人激增至346人。这座应急幼儿园建园才两个多月,11月初刚完成招生。范婕婷说,当时,校园是旧的村小学改造而来,取暖需要生火烧炭炉,有些基础设施不适合幼儿。如今,儿童厕所、安全楼梯改造完成,炉子也加装了安全护栏,室外还增设游乐器材,短时间内,校园硬件设施得到了极大提升。

唱完儿歌,刚坐到小马扎上,4岁的阿不都拉•热合曼就一个熊抱扑到范婕婷怀里,小家伙仰起头,大眼睛扑闪着,一边笑,一边把肉乎乎的小手使劲往老师手里塞,娇憨可爱。离得近一些的热依拉和茹克娅也抢上来拥抱老师。很快,一群“熊孩子”就跟小范老师里三层外三层地抱成了一个同心圆。

为什么学生这么粘她?范婕婷笑着道出缘由。

“从我爷爷辈算起,家族中出了6个老师,我一直都有个教师梦。”这位航天工程与信息系统专业的研究生笑着说。她大学时选修过心理学,并醉心儿童心理学数年,自成一套“范氏幼儿心经”。

“看着班里的孩子,会情不自禁想起两岁半的女儿。当我听到家长用生硬的汉语说‘孩子很喜欢他们的汉族老师’时,我的心暖暖的。孩子是每个家庭呵护在掌心的宝贝,我会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爱学生。”范婕婷说。

“支教是我职业生涯的光辉一站,我要全力以赴”

付红鹰是自治区人民政府机关幼儿园的老师。她所在的疏勒县阿拉力乡拉依旦艾日克村双语幼儿园,坐落在帕米尔高原下,离疏勒县城40多公里。12月21日,记者赶到这所幼儿园时,正赶上午休结束,孩子们陆续从寝室出来,排着队准备去教室。付红鹰和几位老师帮这个提提裤子,帮那个拉拉衣角。

“我们幼儿园有大中小7个班,我全带过了。”付红鹰说。来幼儿园报到的第一天,园长艾斯卡尔•苏里坦就把她的背景摸得清清楚楚:新疆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团成员、从事幼教工作28年。“教育局把您分配到我们学校,我高兴得差点跳起来。您是幼儿教育专家,学校的各项建设和管理您要多指导。”

艾斯卡尔的话并非客套。幼儿园是应急幼儿园,教学区洗手池数量不足,厕所在室外,午休室则临时征用了村委会会议室,更缺乏的是老师,一个班50个孩子,只有一个老师来管理。7个老师中,有4个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很快,付红鹰就帮助学校制定出教学管理方案,从生活常规、教学常规、游戏常规等三个方面确立幼儿园的管理制度。

针对不少老师是新手,付红鹰就一周蹲点一个班,还组织老师旁听,教学上互相吸取经验教学相长,帮助新人快速成长。这也是全园7个班她都带过的原因。

现在,幼儿园的孩子们讲卫生有礼貌。吃饭、洗手都排着队去,遇到大人还会主动上前问好。“孩子们的言行也影响到家长。大一班家长穆斯力麦•吐尔迪放学来接孩子时,总会换一身干净的衣服。我问起来,他回答说,干净的‘巴郎’应该有个干净的‘阿塔’。”付红鹰欣慰地告诉记者。

一个半月的支教生活,让付红鹰颇生感慨。“现在的南疆农村,不仅孩子免费上幼儿园,还有免费的‘一餐两点’为孩子提供营养。看着孩子们排着队领取午餐,脸上挂着幸福的笑,我特别激动。这些惠民政策在我眼中不再是一条条生硬的新闻,它就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身边。”

“让公平教育的阳光普照,国家在努力,作为个人,也要尽一份力量。支教是我职业生涯的光辉一站,我要全力以赴。”付红鹰说。

 

一键分享:
编辑:马梦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196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