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冀的开端 那些被镜头记录下的拂晓时刻

作者: 来源: 新华网 日期: 2016-12-21

金鸡破晓,新的一年即将到来,想来想去,选几张照片取名“拂晓时刻”送给朋友们。

移动着鼠标,我一边选片,一边惊诧自己的情趣,已近暮年,却越发喜欢拂晓时刻。

其实很自然。这是生理的,上点年龄,才知年轻珍贵;这是艺术的,拍照片,一天只有清晨和黄昏光线最好,专业上叫色温最理想,最出好片子。而我尤其喜欢拍清晨。原因很简单,拍黄昏的太多了,肯凌晨两三点就起床去拍片的人恐怕不多,特别是冬天。

我是1967年14岁时开始第一次自己拍片,用的是二哥向同学借的一架苏联135相机,胶卷是1毛钱一卷的处理黑白卷。此后拍照片也都是借别人的相机。当了三年知青返城工作后,我攒了一年多的工资,1976年买了第一架属于自己的相机海鸥203。后来条件好了,鸟枪换炮了,但还是总在白天拍。1985年6月28日,我第一次起早拍黄山日出,以后一发不可收拾。去年12月去九寨沟拍初雪,四天都是早上四点半进景区,八点半返回酒店,白天睡大觉,下午四点再去,一直拍到天黑。

拍拂晓有苦有乐。在牡丹江中国雪乡,我在雪地里站了两夜,凌晨三四点时,气温下降到零下三十多度,东北人叫“鬼呲牙”的时刻,意思是天气之寒冷,能把鬼冻得呲牙。我全副武装,仍然冻得手脚麻木。黎明,天黑与天亮之间有一段天空是蓝色的。当蓝色在东方刚一出现,我高兴得心底颤抖,老天太眷顾我了,叫我独领如此大美。曙光初露,我按动快门线长时曝光,一检索,经常快乐得如疯如癫。

请大家分享拂晓时刻的快乐!

何大新

2016年12月20日于成都

加拿大露易丝湖畔黎明。(2016年10月 何大新摄)

黑龙江牡丹江中国雪乡农家屋五更。(2015年1月 何大新摄)

加拿大露易丝湖畔清晨。(2016年10月 何大新摄)

秘鲁首都利马太平洋岸边日出。(2007年6月 何大新摄)

稻城红草地晨曦。(2011年10月 何大新摄)

加拿大尼亚加拉大瀑布拂晓。(2016年10月 何大新摄)

新疆博斯腾湖破晓。(2015年10月 何大新摄)

加拿大温哥华省议会大厦晨阳。(2016年10月 何大新摄)

黑龙江北极村村外小屋拂晓。(2015年6月 何大新摄)

大溪地海上别墅清晨。(2012年1月 何大新摄)

四川甘孜贡嘎山黎明。(2011年10月 何大新摄)

意大利佛罗伦萨古城初阳。(2014年6月 何大新摄)

黑龙江漠河北极村北极点。(2015年6月凌晨 何大新摄)

摄影者2012年7月在阿里古格王朝遗址采风。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董志涛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159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