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罕走廊转场日记

作者: 赵戈 来源: 新华社 日期: 2016-06-13

排依克边防派出所的干警们帮助阿特加依里村的牧民将牛羊转场至夏季牧场里(6月6日)。

新华社乌鲁木齐6月13日电(记者 赵戈)每年五六月间,群山中的瓦罕走廊迎来最忙碌的时候。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几个乡的塔吉克族、柯尔克孜族牧民,会沿着这条狭长的走廊,将牛羊从春季牧场转到海拔更高的夏季牧场。

瓦罕走廊,中国与阿富汗之间的唯一陆上通道。这里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被誉为“秘境天堂”。

26岁的柯尔克孜族牧民苏莱曼是当地一位护边员,家住瓦罕走廊中国境内唯一的村庄--阿特加依里村,意思是“马群汇集的地方”.这个夏天,他将和妈妈、妹妹以及叔叔、婶婶一起,将200只羊赶往25公里外的夏季牧场--小沙拉吉勒尕山沟里。

在瓦罕走廊小沙拉吉勒尕山沟里,柯尔克孜族牧民古丽恰丽在抓紧时间收拾毡房,等待转场到此的丈夫库尔班艾力(6月6日)。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今年,苏莱曼的小女儿刚出生,爱人吉克和年迈的父亲只能留守家中照顾孩子。依村而建的排依克边防派出所官兵得知这一情况,决定帮助人手不足的苏莱曼一家完成转场。

清晨,瓦罕走廊刚刚沐浴在阳光下。边防警官早早来到苏莱曼家,帮他收拾行囊。叔叔库尔班艾力家的120只羊和自家的80只羊这次将一起转场,苏莱曼开着叔叔的吉普车,车里坐着婶婶、母亲。为了不让羊羔承受远行之苦,3只刚出生不到两个月的羊羔也坐上了吉普车。

转场兵分两路。苏莱曼一路类似于辎重队,需开车提前到达小沙拉吉勒尕,在那里清理毡房,整理羊圈,埋锅做饭,等待羊群到来。叔叔库尔班艾力和妹妹则需一步一步将羊群赶到这里,一路海拔均在4000米以上,需跋涉约9个小时,艰辛程度可想而知。

叔叔赶着羊群提前一个小时出发,而开着车的苏莱曼不到10公里就追到上了他。“吉普车是叔叔的,我负责开,转场完加满油还给他就行了。”随着当地生活水平提高,如今越来越多的牧民选择用汽车去瓦罕走廊转场。“一辆卡车一天费用大约在1500元,以往四五天的路现在开车五六个小时就到了。”苏莱曼说。

今年是妹妹吾尔雅提第一次转场,苏莱曼怕她累着,让她坐车走,可执拗的吾尔雅提坚持要走完全程。寒暄了一刻钟,两路人马再次分开,朝着相同的目的地继续前进。

约4个小时后,苏莱曼率先抵达小沙拉吉勒尕山沟。在接下来的5个小时内,苏莱曼要加固羊圈,还要布置一个小羊圈。“这是给小羊羔准备的,到了晚上,它们必须和羊妈妈分开,要不奶不够吃。”

这是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阿特加依里村全貌(6月5日)。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同时,妈妈阿特尔汗和婶婶古丽恰丽在毡房里忙前忙后,收拾被褥,整理灶具。毡房里都是最常用的摆设,对于逐水草而居的牧民来说,简单实用是亘古不变的标准。

3个小时后,妈妈阿特尔汗开始制作午餐--土豆烧牦牛肉,主食是馕,配以砖茶。由于长期放牧,缺少维生素,这种解油腻的砖茶是高原牧民重要的饮品。

午饭后的短暂休息时间,妈妈阿特尔汗拿起平板电脑玩起了游戏。毡房外摆放着太阳能发电板,这是2012年新疆无电地区电力建设工程赠送给阿特加依里村牧民的,有了它,山谷的夜不再那么漆黑。

在瓦罕走廊里,喀拉库力秋河与一条浑浊的小溪汇合后形成“双色河”(6月4日)。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在过去的30年间,为解决边境地区贫困问题,当地政府帮扶阿特加依里村贫困人口的主要方法是盖房子、送面粉和牛羊。如今,全村100多户牧民,每家都有房子。

今年9月,苏莱曼将和父母分家,作为长子的他将分到30只羊。在帕米尔高原,牛羊的多寡决定了一个家庭的富裕程度。苏莱曼说:“作为护边员,我每月有310元的补助,加上家里1200亩草场的补贴和羊的收入,我这个小家庭一年会有2万多元进账。”

下午5点半,原本计划到达的羊群该出现了,妈妈和婶婶站在毡房外焦急地向远处张望。不一会儿,叔叔库尔班艾力和边防派出所的警官们赶着羊群映入眼帘。

200只羊,一只也不少,全部钻进了修葺好的羊圈,苏莱曼笑了……

从现在直到10月天冷草枯时,苏莱曼和家人将会在“秘境天堂”放牧和护边。

“只有边境稳定了,我们的生活才能稳定。”苏莱曼抬起头,遥望着远方的山谷……(完)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马敏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035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