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花多在少年头

作者: 邵馨墨 来源: 华西都市报 日期: 2016-01-30

普希金说:“读书和学习是在别人思想和知识的帮助下,建立起自己的思想和知识。”高中学习生活,紧张而充实,平日里,边读书、边思考,随手写下这些文字,有四季心境的变化,有对人生与生命意义的感悟和思索。旧时光是个美人,现在回过头来再看,唤起更多的,是对过往日子的美好回忆和真挚情感。

法国作家罗曼·罗兰说:“幸福是灵魂的一种香味,是一颗歌唱的心的和声。”暖暖阳光下的午后或星月寂静的夜晚,我喜欢读书,跟着书中的节奏,走上精神家园的阶梯。我喜欢享受那份来自知识的快乐,喜欢享受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香味。

读书读到深处,便有一轮明月挂在心头,拥有一种宁静的心绪和宽泓的胸怀。有书相伴,日子不再寂寥和枯燥,岁月如此丰盈而富足,拥有静水流深的世界和内心丰盈的自己。

有人说,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实质上就是一个人的阅读史;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取决于全民族的阅读水平。有希望才会有未来。在希望和未来之间,捧起一本书,从此岸“渡”向彼岸,正是此刻的我要做的。“渡”一个方向,“渡”一条道路,“渡”一种信仰,“渡”一份美好,“渡”一个未来。你在世界的那头,我在世界的这头,“渡”让彼此拥有了整个世界,也让“渡”本身成了一种对书的美好信仰。

生在北京,长在京城,时光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平日里出门,常带上一本书、一个笔记本,偶有碎碎念的感悟,就随手记下来。

在写作的过程中,力求文笔鲜活、简洁明快而蕴含丰富。“风雅颂、赋比兴”,中华文明博大精深,文章要想写得好,不仅仅要具备广博的知识积累和深厚的文化底蕴,还要刻苦勤奋,好像大匠制器、大师作诗,“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真正的好文章,起承转合中,当如古典的小令,明快、婉转、悠扬,有青山的明媚,有碧水的柔波,还有魏晋谢家的风骨。或许我穷尽一生也无法抵达这种境界,“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时光打马而过,回首已经过去两年半的高中生活,大把的日子是光鲜而快乐的。李鸿章有诗云“簪花多在少年头”,在我的豆蔻年华里,我仿佛每天都在千军万马中纵横驰骋,心里饱满得永远都像十五的月亮。

《豆蔻书简》收集的是我高中以来所写的散文、随笔、小说和诗歌,大都公开发表过。第一部分“成长感悟”,记录成长过程中,对生活和生命意义的思考;第二部分“读书笔记”,是平常读书后的心得体会;第三部分“诗与远方”,就像日记一样,记录成长年轮中的收获和对未来的期许;第四部分“小说家言”,是在假期中的闲情之作。

想写的字,想写的话,不过如是:关于笑与忘、关于成长和彷徨、关于读书和思考、关于过去和未来。停留是刹那,转身即天涯;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凡是过往,皆为序章。千山暮雪,我站在海角天涯,听见土壤萌芽。

北宋哲学家邵雍用一种通晓天地人世的哲学理念,道尽人世沧桑,亦能表达我此刻的心情:“天听寂无音,苍苍何处寻?非高亦非远,都只在人心。”

也许,人类的一切智慧,就是希望和等待吧。嗯,虎啸龙腾,可以弛骋。(本文为邵馨墨《豆蔻书简》一书后记,中国广播影视出版社,2016年1月出版)

2016年01月30日

北京市第二中学高三(9班)邵馨墨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944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