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与命运

作者: 吴华敏 来源: 摘自《思考社会》 日期: 2015-04-09

大家频繁地使用精神这个概念,对精神是什么,不清楚,对精神本身研究得很少。有必要探讨精神是什么、在哪儿、起什么作用等基础性问题。

精神是其它动物没有的东西,是人的本质力量

过去讲生产力,总讲它是一种客观力量,这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如果没有人的欲望、感情、知识、观念,世界上还有生产力吗?还有人的本质吗?当然没有。

一个人对劳动的热情程度高低是不是生产力呢?当然是,积极性是生产力,主动性是生产力,创造性是生产力,一个人的感情的强烈程度也是生产力,强烈的欲望也是生产力,少了哪一个会有生产力呢?

生产力就是人的力量,它是主观力量和客观力量的结合,是物质力量与精神力量的结合,而它的本质恰好是一种精神力量。

精神是主体生产力、主观生产力,建设精神就是建设生产力,发展精神就是发展生产力,发展生产力的根本途径是发展人。开发人主要是开发人脑。所以解放思想就是解放生产力,解放自己、发展自己就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

不同的人,大脑里知识结构、感情模式不一样,他的价值体系、思考方式不一样,他的劳动热情不一样,他做事的方法、做事的性质、质量和效率就不一样,他的生产力就不一样,不同的文化塑造着不同的思考和行为方式,不同的思考和行为方式具有不同的效能。

哈雷慧星来访地球,有些人翘首以待,有些人忙于打麻将。同样的事,态度和行为差异为什么这么大?人的内在价值观引导着人的思维,对哈雷慧星的态度和行为差异反映的是对未知领域探索欲的强弱,这会导致一个人的科学生产力差异,也会导致一个民族的科学生产力的巨大差异。

精神是一种身心习性,一种习惯性反应模式

精神肯定与记忆有关,没有记忆,人就产生不出精神。人的大脑装了些什么、如何装,往往决定一个人的思维和行为倾向性,但人的记忆中70%用不上。所谓精神,是指人脑中发挥作用的那部分记忆,是模式化配套的那部分记忆。记忆、知识、思想要配套才能发挥作用,一些孤立的知识虽然也进到脑子里了,但并不发挥作用。

有些人说,我解放思想了,我为什么不按新思想做呢?原因之一是你的观念不配套,光解放思想不行,还要有配套的新方法、新技能,并且通过实践建立新的神经反应回路,才能运行。大脑中不配套、没有用的记忆有很多,起作用的大约30%左右。如果一个人对记忆库的利用率由30%提高到40%,主体生产力就会提高很多倍。精神只是记忆中组织化、模式化起导向和驱动作用的那部分。

勤奋、有干劲、正向情绪饱满,叫有精神,懒惰、消沉、无力叫没精神,朝气蓬勃是有精神,暮气沉沉是缺精神,这种精神在个人的不同时期有区别,在不同个体之间有区别,在不同的民族、不同文化、不同生活方式的人们之间都有不同。

这种精神是一种身心习性,一种习惯性反应模式。人的全身都与这种精神有关,一个人的精神不同,他的神经循环、血液循环、肌肉、神态、姿态反应模式、强度、敏度等不同,他与自然、社会的关系模式也不同。

精神就是脑器官对你的行为进行阻止或支持的程度

你的理智决定让你干一件事情,这个时候,你的大脑里有三个不同的“干劲中心”会参与进来。

第一个参与进来的“干劲中心”是情绪系统,它以过去的感受记忆为依据,遵循避苦趋乐的原则,它喜欢的事,就发射能量鼓励支持,这时,理智和情感相一致,团结一心,当然精神焕发、干劲十足,如果情感根据过去记忆讨厌这件事,它就发射抑制性能量阻止你去干,你拖延的时间越长,它发射的抑制性能量越多,你就越不想干这件事,就越没精神。当你的大脑认为某个事情太有意义了,应该干,如果这件事有难度,干起来身心不舒服,这时你的情感器官即边缘系统就会出面反对,让你别干,或让你推到明天去干,你拖延的时间越长,这个器官释放的抑制性能量越积越强,你就越不情愿去干这种受苦却很有意义的事了。但这个边缘系统只在开始做事前起鼓励或抑制作用,一旦你开干,它就不起作用了。所以,对于该干但情感不想干的事,一定要思即行,不给边缘系统起阻碍作用的机会。你一旦干开了,边缘系统它就不管了。

你一旦开干,另一个“干劲中心”开始运转,这个脑器官叫做伏隔核,它对干的事情不分青红皂白的鼓足干劲,只要你连续干、坚持做,不管你干什么,它都分泌一种物质,给你做事鼓励,添加能量,让你越干越想干,这是给行动过程加油的器官。

当你把事干完了,第三个器官就起作用了,它叫岛叶,专门评估你做事的得失效果,做得好,它分泌快乐物质奖赏你,做得不好,它分泌另一种物质让你难受。

什么叫精神呢?精神就是脑器官对你的行为进行阻止或支持的程度,就是一种身心反应模式。性格果断的人享有一个好处,就是干有价值但有难度、又难受的事情的时候,负能量没有机会参与进来,久而久之成了习惯,这种人,由于内阻碍少,自己身体内部的内耗少,容易成功。拖拉的人,每拖一分,内部情绪阻碍就增加一分,身体内部的能量不断没有意义的内耗,往往是自己打败了自己。

人的一切精神都有生理基础,一切精神都有过程,边缘系统分泌兴奋物质,激励人干它喜欢干的事,分泌抑制性物质,阻止人干它不喜欢干的事,但它只是事前干预,如果你干起来,它就不起作用了。第二个器官在干中起作用,只要它有足够能量,就干中支持你,直到它的能量消耗到某个临界点。第三个器官来给你做事的结果评价和奖罚。

本来不想干的事,你干完后得到奖励,这个信号返回与第一个器官紧紧相连的记忆系统,这系统记住你干这个事成了得奖励了,以后你再干这个事它就不阻扰了,你继续干,它记忆中得到快乐远远大于经历的难受,随着重复次数多,身心内摩擦越来越小,难受减小,快乐却在增加,就会从消极反应模式转化为积极反应模式。你的这些器官的习惯性反应模式决定着你人的精神状态,一个民族有相似的生活方式,就可以形成某些相似的身心反应模式和精神。

精神的核心和本质就是价值体系,就是内在需求的外在指向的偏向性及排序体系

精神与知识有关,但精神不是知识,它是比知识更内在的方向盘和源动力。精神也与情感情绪有关,情绪饱满,就有精神,但那只是表现形式,是更内在的神经机能发生反应的结果体现,精神不是情感。

精神是人的价值和态度体系。为什么下这个定义呢?因为研究表明,最深刻的是人的价值体制也就是评判标准、评判依据在起作用。说一个人知识渊博,它只是求知欲起作用的结果,求知欲是更内在的偏好和动力。大脑里装了多少知识,只是结果,产生的原因是对知识的欲求这种价值习性,是这种东西在驱使人们学习、创造、享受知识。

经过不断追寻,我最后确定、确信,精神的核心和本质就是价值体系,就是内在需求的外在指向的偏向性及排序体系。它有两大基本功能。

第一个功能是决定你想干什么以及想干的程度,不想干什么以及不想干的程度,决定某个事情在想干的事情和结果重要性排序中的位置,或者在不想干的事情和结果负面重要性排序中的位置,从而决定你的行动导向。

人这个伟大的脑力、伟大的资源被用错方向,是没有出息的。小时候我见过有的小孩跑到别人家的地里偷一筐西红柿,回去后他的老娘满脸都是笑,给他一个暗示性鼓励,无形中塑形了一种偷偷摸摸的价值和思维、行为偏向,因他脑子老往那个没有什么价值甚至负价值的地方去想,总倾向于把伟大的脑资源用到渺小的地方、甚至于坏的地方、反的地方去。人脑可塑性大,你给它装上啥程序,你就成了啥样的人。

明白了价值的内在导航作用,人的命运是可以预测的,可以算命,但不是迷信的那种算法,是人格学的算法,有科学性。你看一个人,可以观察他的眼神,看他整天把注意力放在什么事情上,观察他自己能自由支配的那部分时间在干什么,你就知道他的一般命运了。一个热爱打麻将的人,一个沉溺于逃避性活动如网瘾、酒瘾等的人,你还指望他能干出多大事业来呢。

人最宝贵的资源是我们自己的脑袋和身体,我们给这个脑袋和身体装上什么样的导向仪和动力装置,他就会不断去干些什么,就会成为什么。我们应当用这个宝贵的脑袋和身体去储存好的知识和好的感情,让他去干好的事情和过好的生活。

有些人什么都怕浪费,就是不怕浪费时间,不怕浪费注意力,不怕浪费心理资源,不怕浪费这些最珍贵最决定命运的资源,他的人生不会创造高价值。一个人的价值取向决定他把注意力和时间如何分配,决定他把时间投入到什么地方,从而决定了他的产出和命运。

内在价值偏向和排序决定了人的外在选择性,同样是业余时间,有些人选择学习,有些人选择打麻将,有些人选择有意义的社会交往交流,有些人选择做别的事,有意无意的选择导致命运的千差万别和天地之别。一个人是这样、一个民族是这样、一个国家和地区也是这样。一种民族文化的最深的内核是价值偏向和排序体系,它很多时候是一种习惯性的选择,无时无刻不在的选择不同,甚至一些人们无意识的选择差异,导致了个人、民族、国家发展上的显著差异。

价值观的第二个作用是它产生有方向的内在驱动力,就像80号90号汽油的驱动性一样,价值观是行动的源动力。

什么是源动力呢?就是最开始动的那个力,它先动起来,驱动别的力,又驱动下一个力,形成驱动链,人体形成内外运行链,对环境起作用,使环境起变化,这种环境的作用又反作用回来,形成命运的契机。讲价值力是起始动力,是说它不动,人脑、人体不知往哪儿动。不同人的这个源动力偏向不同,强弱也不同。

我见过一个以色列人,他是个科学家,又是个工程师,还是个拖拉机手,他到南疆某团场推广采棉机,他每天工作十六个小时。当地人对他说,你太神奇了,你一天干十六个小时很正常,并不是很累,我一天干八个小时就累得很,什么原因呢?

这是长期形成又代代相传的一种文化造就的身心习惯模式,也是人体的内在价值能量。历史上犹太人的命运非常动荡,不确定性太大,要想把握命运,就得学习、再学习,探索、再探索,劳动、再劳动,拼搏、再拼搏,存钱、再存钱,代代相传,代代积习,搞到最后把劳动当成了目的,把存钱当成了目的,把知识本身当成了目的,这就是犹太人的民族性格,就是一种价值偏向和储藏于人脑、人体内的价值能量。

特别善于创造财富,创造理论,创造知识,这是他们代代相传的性格,是在同命运抗争中、在努力把握命运中塑形的身心罗盘和力量。两千多年积习下来,一天劳动十六个小时,他的身心感觉很正常。人们身心的这种潜能,大脑资源的使用方法,被内在的价值体系软件所导演着,它决定了不同人的不同命运。

基本价值观决定命运

需要说明的是,价值观主要不是一种思想、观点,它主要是一种身心的习惯性的偏好。你的饮食方式不是一种思想,而是一种身心感受,一种身心偏好。你是否喜欢冒险也是一种身心感受和偏好,不是一种思想。你是更喜欢与人交往的感受,还是更喜欢一个人阅读思索的感受,也是一种身心体验和偏好,不是一种思想。你是重人情、还是重真理,二者冲突时,你选择放弃真理要人情,还是坚持真理,这是潜意识、无意识的身心偏好,不是一种思想。你是喜欢松散的生活,还是追求艰辛劳动果实,也是一种身心习惯,不是一种思想。

价值观固然可能上升为一种自觉的思想,但实质是人的身心反应模式,是人的主观需求的偏向性和排序。你认为抽烟不好,对人有影响,它是一种认知,但你仍然抽烟,是一种偏好。每一个人都有一套内在的价值习性在起导向和驱动作用,每一个民族也都有一套内化的惯性价值体系,在决定他们的生活方向和不同方向上的强度。

所有的价值观都对命运有不同程度的影响,有些价值观如饮食习惯等不具有生产性,对命运只有间接、轻微的影响,有些价值观具有生产性,对命运有决定性的影响。

命运观、劳动观、财富观、知识观等具有生产性,是基本的价值观,对个人、社会命运时时产生着深刻的,甚至决定性的影响。

比如命运观。从古到今,基本的命运意识演进只有三种:命运神秘论;理性主义的命运观;性格决定命运、学习改变性格。

宿命论的、理性主义的、人格主义的三种命运观从匍匐于外部超自然的神格力量,到运用科学理性探索和改造外部世界,到探索和改善自身,是巨大的进步。

性格主义命运观,强调认识自己,通过改善自己来把握自己的命运。人的性格是可以改变的、再造的、进化的,人格主义命运观强调学习是把握命运的根本路径,一切吸收、丰富、提升自我人格和能力的方式方法和过程都是学习。通过学习,人格是终身提高的,人一旦建立了这种先进科学的命运观,生活就会焕然一新。

比如劳动观。观察一个人、一个民族、一个社会、一种制度、一种文化,要看它对劳动的基本态度、价值取向和价值强度。劳动观有五个基本内容。第一个叫劳逸观。劳逸之间,各个人的取舍程度不同,不同民族、不同生产生活方式的劳逸习惯也不同。第二是劳动手段论。把劳动仅仅看作谋生的手段,和把劳动同时看成是价值实现、对成功的追求,这两种劳动心理是不一样的。其心智投入程度和劳动动力可持续程度是大为不同的。第三种是把劳动过程本身作为目的的劳动目的论。把劳动作为第一需要,这是很高级的发展阶段。第四种叫劳动资本论。把自己的劳动力、劳动时间、劳动过程看作一种投资,看作是可以赢利的资本。有什么样的劳动观就有什么样的命运。

比如财富观。我们传统的财富观念,仅仅是指物质财富,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追求综合财富的时代,需要用综合财富观才能正确评价我们的潜力和能力。

综合财富观认为人的力量,包括人格、劳动热情、追求知识的愿望、已经获得的知识和思考能力等也是财富、也是资本,学习也是投资。人自己是第一财富,叫人格财富,挣的钱是第二财富,叫物质财富,智力成果构成第三个财富,稳定互惠的信用关系也是财富,叫社会资本。这四个财富的总和构成一个人、一个社会的总财富,总财富及其增值能力就是一个人、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命运。

比如知识观。一个以追求知识为最大乐趣的人,一个普遍求知欲强烈的民族,很自然的就会推动知识的不断进步和发展。而在那种仅仅把知识作为工具和手段,学习、创造知识以实用为限,认为去追寻那些眼下不适用的知识是可笑的知识观驱动下,只能发展一些实用知识和技能,深度的本体科学很难发展起来。

以上只讲了四种价值观,基本价值观里还有学习观、人际观、进步观、风险观、苦乐观、成就观、创造观、效能观等。

基本价值观体系就像人体健康指标的基本量表,用这个基本量表来衡量一个人、一个民族,就可以描绘出这个人、这个民族的性格地图,在一定程度上,就可以预测一个人、一个民族的命运。

我们可以对照自己、自己的民族,是神秘命运主义者、理性命运主义者还是人格命运主义者;是更喜欢闲散一些还是更倾向于劳动一些,是把劳动创造更多地当成手段还是当成目的甚至当作资本;对财富渴望程度如何,是注重财富的实用价值还是追求财富的资本价值;是更热衷于追求关于上帝的知识,还是更热衷于人情知识、还是科学知识,是把真理本身当成目的还是当成手段;在真理与人情之间是坚持真理还是为了人情可以掩盖、扭曲真相真理;人际关系上是倾向于平等主义模式,还是习惯于尊卑有序的等级主义模式;是更加追求创新进步,还是更加注重保守传统;是更加喜欢挑战和冒险,还是更加需要稳定和安全;是习惯于忍耐痛苦还是倾向于逃避痛苦,还是更愿意战胜或超越痛苦;是倾向于求同还是倾向于存异;是更多追求独立、个性和自由,还是更多融入群体、社会和责任;是以创造为衡量价值的优先尺度,还是以稳重为衡量价值的优先尺度;是倾向于协作还是更倾向于斗争;是偏爱新奇和刺激,还是偏爱一切都熟门熟路、按部就班;情感表现是强烈还是温和;是粗犷还是精细等等,运用这些价值维度和各个价值维度上的价值强度,每个人、每个民族都可以认识自己内在无形的内驱力的方向和强度。

上述维度往往只是一个程度问题。

一个人、一个民族在基本维度上的主要趋向和强烈程度,以及这种趋向、强烈程度与环境方向、时代方向的同向、偏向、逆向关系,就是人们的命运。

一个人、一个民族的基本价值取向性与现代化是同向、偏向还是逆向,决定一个人、一个民族在适应现代化、创造现代化过程中的命运。

人们全部生活的每个细节都有价值导向问题。每个人都是个价值导航和驱动体系。地球上三千多个民族的命运的差别,最深层次的就在他的内在的价值体系的差别,不能说哪个民族的价值体系不好,但至少每一个民族都有一种责任,来认识、继承、重建我们的价值观,以更好地建设现代化,更好地建设一个美好的未来。(完)

 

一键分享:
实习编辑:尼加提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491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