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轻荡水鸟舞

作者: 王建屏 来源: 昌吉日报 日期: 2015-04-07

三月的阳光,热情洋溢,让人春心荡漾。不负春光,我们相约踏青去,去一处无人的“野景”。

这是一个周末。驱车西去,入昌吉,再东北方向去七、八公里,一片汪洋入眼来——六工镇水库到了。

首先映入眼的,是大片金黄色的芦苇。是去年秋天的苇子,高高的苇花,毛茸茸地似一只只直立着的鸡毛掸子。微风拂过,芦苇叶“沙沙”作响,“鸡毛掸子”随风摇曳。

透过芦苇丛看向这片水域,不同的视角,产生了不同的美景。芦苇浓密处,似一堵丛林墙,让人想起郭小川那有名的诗——《青纱帐——甘蔗林》;疏落处,几尾芦花娉婷婉约,在浅蓝色的水边婆娑妩媚,恰似一幅倪云林的《渔庄秋霁图》。“疏树离离挂夕阳”,想来此刻,若是夕阳西下,定是美轮美奂之景致。

虽说是初次和这座水库相识,但,对这儿的芦苇却并不陌生。有一年“端午节”前,小妹来这儿游玩,见水边的芦苇叶子碧绿宽大,遂采了些送我裹粽子用。我一直钟情于包粽子这个传统手艺,可,总也包不好,就算用那新买回来的又宽又长的粽子叶,也难裹出几只完整的粽子来。用这般小的芦苇叶裹粽子,那是很不敢一试的。想起少时,父母因为不会包粽子,将粽子叶铺在下面蒸米饭的事。再熬粥时,便将这芦苇叶子洗净放入白米中,一同去煮。不多时,便有淡淡的清香,在屋子里弥漫开来……

穿过芦苇丛来到水边,阳光很好,水光澄澈。三月的水库,冰尚未融尽。水的中央,浮着厚厚的冰块。几百,也或许有上千只黑的、灰的、白的水鸟,挤挤挨挨地在立在水中央,发出很大的“叽叽咕咕”的叫声。一些鸟不时地飞起,在空中盘桓。据说,这些白色的水鸟,是白鹭;那灰色、黑色的,是些野鸭子、还有鸬鹚。每年的3、4月份,水鸟们飞来这里栖息、度夏,直到暮秋10月,才陆续南归。

站在这湖光潋滟的水边,吹拂着轻柔温煦的春风,乡野的气息让人陶醉。有人提议,去吃农家饭。

“羊肉焖饼子”、“草鱼炖饺子”,是这家的招牌菜。

“羊肉焖饼子”里的羊肉,浓汤赤酱烧煮得酥烂,入口即化;里面放上薄薄的白皮面饼一同炖煮;再烩以青、红椒和皮芽子,收汁起锅装入大铁盘子上桌。先是那气势,就足以撩人。再品这美味,面饼的宽厚包容,让它吸足了羊肉的油脂,浸透了羊肉的香气;咬一口羊肉,因为有面饼泄去了部分油脂,变得香而不腻;一口羊肉,一口饼子,羊肉与饼子,皮草混搭了棉布般的华丽与平实,在舌尖上相遇,于味蕾上完美释放,余味绵延……

“草鱼炖饺子”是将草鱼煎了块,与饺子炖成一锅,装在一只硕大的大汤盆里端上桌的。油煎的草鱼块,经过千开万滚的沸水烧煮,早已去除了那浑身的油气而变得深沉内敛;而饺子,原就是我这个山东人的后代百吃不厌极喜爱的食物。从这浓汤中捞出一只饺子入口,便是将原先吃饺子时蘸得佐料换作了此刻的汤料。前味,是汤的鲜味;后味,是咬破饺子皮儿后的白菜馅味、韭菜馅味……最出彩的,却是那锅汤。酸酸辣辣是吃酸揪片子汤的味道,又有喝酸辣汤时的通体痛快,酣畅淋漓。

春来,原也是味觉的苏醒。(完)

一键分享:
编辑:杨柳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4887833